拳 社 新 闻
拳 社 新 闻:
拳 社 新 闻
  • 祭扫,缅怀

    清明无雨,今晨更是阳光,鉴泉社扫墓活动日,在社长马文钊的带领下,四十几位社员和拳友心怀感恩、手持花束,祭扫、叩拜、缅怀先师。第四代传人高峰和周展方师叔向师父师母叩拜,睹像思人,自是感伤。第五代传人依序而行,一一叩拜,无限敬仰!一代宗师,长眠于此!4月5日,在精武公园内,上海精武体育总会代表在吴鉴泉宗师像前敬献鲜花感谢友会铭记!阳光耀眼,蓝天白云,感恩先师,感恩太极,我们再一次走到一起。为鉴泉社的发展,为吴氏太极拳的传承和传播,尽我们绵薄之力。

  • 扫墓通知

    各位社员、拳友: 2021年鉴泉社清明扫墓活动重启,4月10日周六上午九点,地点:徐泾西园诸陆西路183号。特此通知!上海鉴泉太极拳社2021年3月21日

  • 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2021年1月16日,一行人如约而往,看望安居宜兴的马老师。2019年中国幸福城市论坛上,宜兴获评“2019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美丽宜居城市“。马老师年事已高,如今父子团聚,父慈子孝,在宜兴安享晚年,令后辈们放下心来。看张小莉调皮,把自己的帽子戴在爷爷的头上,爷爷笑得嘴也合不拢。都来敬爷爷百合汁,百合是宜兴特产,百合汁很纯略带苦味,小孩子耐不得一丝苦,纷纷摇头,不知道百合最是清心安神,苦味入心。大家分享了带来的书、台历,马老师给大家写了对联和字幅。小朋友们看得可认真了马老师给每一个小朋友都写了“良贾深藏若虚。。

  • 新年伊始

    2021年1月1日下午1点,同济大学“一二九”纪念碑教学点的教练张向荣在松江小昆山文体中心进行了一场介绍吴氏太极拳的讲座,旨在响应政府 “六进”之太极拳进社区的号召,当地社区爱好太极的居民约二三十人出席。大家观看了马海龙先生关于吴氏太极拳的源流与特点的视频讲话、吴陈比武与香港武侠小说兴起、鉴泉社社员活动、老年二十六式推广架演示等视频。 对吴氏太极拳有了初步认识和了解,张向荣老师希望借此讲座能够产生点滴积极影响,为吴氏太极拳的推广做贡献。 2021,大家一起行动起来吧!

  • 网络教学视频上线

    2018年5月,中国老年人体育协会太极拳专项委员会成立。由中国老年人体育协会策划、中国老年人体育协会太极拳专项委员会执行,通过组织陈、杨、吴、武、孙、和各流派太极拳代表性传承人,根据老年人的身心特点,精心编制、几易其稿,创编了适宜老年人健身习练和交流活动的各式太极拳套路。2019年12月在厦门通过专家论证评审,一致同意作为老年试行推广套路。为进一步推动太极拳运动的深入普及和提高,充分发挥太极拳运动在推进全民健身和健康中国建设中的积极作用。克服疫情影响,通过线上培训,为老年26式各式太极拳造势,扩大培训的影响范

  • 鉴泉社申报吴氏太极拳国家“非遗”保护项目公示中

    12月17日周四晚上,历经6次12年的中国太极拳申报“世界非遗”终于成功,其意义当无可置疑。端午节是中国农历上的节日,申请“世界非遗”也是有必要的。“非遗”申报的初心是对文化的保护承诺,而对承担项目保护主体的认定客观上产生了归属问题,归属自带话语权,话语权意味着标准,标准将决定其未来的发展走向,而只有合乎文化核心价值的一脉相承,才可能行保护之实。正是基于对“非遗”保护的理解,鉴泉社于2019年7月启动了吴氏太极拳对国家“非遗”项目的申报工作,是申报,更是责任和承诺。由吴氏太极拳开宗立派者吴鉴泉宗师亲手创立的

  • 百年之祭——怀念师父钱超群

    年过半百的好处大概是有资格回首,而那个姜育恒唱再回首的年代里,其实并不曾展望过所谓的未来。回首所见,也就如海边沙滩上玩耍的孩子,一路捡拾着莫名的石头,不知所以。猛然展开手心,竟然有那么几粒带着潮涨潮落的痕迹,凹凸起伏却圆润如玉。每一粒都刻着那时那刻,只等回忆来读取。“师父”的回忆就此涌上心来,徘徊不去。这回忆几乎鄙薄一切人情,独自闪着光芒。师父总是嘴角含笑,这笑的含义是多变的。有世故的、有得意的、有赞赏的、有不得已的,我看见的却只是孩童般天真。相由心生的意思之下,那笑容必定出自一颗赤子之心。师父

  • 用心前行,腾飞2021

    2020年12月12日,鉴泉社金山教学点在金山区龙山路涌金商业广场海汇街“香港东堤原点”举办了年终总结会。蒙山中学的师兄弟、东泉社区的学员以及海鸥大厦的学员共计21人出席了本次会议。吴氏太极金山教学点代表沈权对2020年的社团活动情况、社员发展情况进行了汇报。教学点在“2020年上海市武术健康行系列活动太极拳比赛(浦东站)”和11月《中国武术段位制》晋考大会中取得的成果,得到了教学点负责人杨勇老师的高度肯定。杨勇老师对教学点在2021年的发展提出了新的建议和要求,希望2021年金山教学点在鉴泉社的领导下,坚持让传统太极文化

  • 问君何能尔?欲辩已忘言

    2020,像一个起点,像一个终点。时光不忍乱这队形,要刻下一长串记忆。好坏悲喜,来的来,去的去,盘点起来,也不过是:2020那一年。虽说各自屏气凝神、偃旗息鼓,要悄悄闪过这一年。国庆前,鉴泉社授权教学点——“一二九”纪念碑,还是决定用一次参赛,画一个句号。上海市第三届市民运动会线上运动会“精武杯”第十八届太极拳、传统武术比赛于2020年10月17日线上进行,教学点组10人队首次参赛,获二金二银五铜一优胜。合不成影照片凑,此处亦相逢。你们若说,太极拳是真爱,不枉随马老师三年缘分。三年不长,三年不短,聚散岂由人,留不

  • 驾鹤西归

    杨氏太极拳一代宗师,杨氏太极拳第四代嫡传人杨振铎先生,于北京时间2020年11月7日凌晨,在家中无疾而终,享年95岁。上海鉴泉太极拳社名誉社长马海龙先生和社长马文钊先生代表上海鉴泉太极拳社,表示沉痛哀悼!并向杨师爷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马海龙泣上 2020年11月7日

  •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人生若似水,一捧在手,怎不令人战战兢兢;偏偏人生似流沙,以为双手满满,忽然空了,都不知漏于何处。空本如常何须求,薪火相传是来由。太极拳借着一举一动传下先人之所悟,所悟不可言传,只可循迹而至。可言传者,早已人人皆知。以文载道,传之须臾,今日闻,明日去,然而所知非所悟。以武载道,所谓功夫全在时间,时间之道,只能心手相传,非口传可比,故师徒情深。然而师父领进门,悟性还在自己,不可强求。好在一动一静本合于阴阳之道,但凡练者,虽不知不悟,身在道中,自然身心愉悦,太极亦得以传矣。徒弟学生皆为缘,修道修身两相

  • 高峰老师收徒仪式

    秋风送爽,喜迎高峰老师再度收徒,众师兄弟们齐来祝贺,都早早到达现场。马海龙先生也从宜兴赶来,好久不见,自是格外亲热。上海鑑泉太极拳社前秘书长杨厚铨主持了收徒仪式,宣布祭祖仪式开始。上海鑑泉太极拳社名誉会长马海龙先生为祖先上香,表达对外公和父母双亲的怀念!上海鑑泉太极拳社社长马文钊为老祖和爷爷奶奶上香,深感传承之任在肩,义不容辞!第四代传人集体上香、叩拜,难忘师父师母的教诲,感恩受益于吴氏太极拳的练习。第五代传人集体上香、叩拜,崇敬之心无以复加。十七位新入门弟子依次上香、叩拜。祭祖仪式结束,收徒仪

  • 金山教学点加油!

    夏日蝉鸣、微风阵阵,鉴泉社金山教学点热烈响应“全民健身,助力全面小康”号召,在金山区政府广场积极备战“高东杯”上海市太极拳、剑的线上竞赛准备活动。为满足比赛要求,教学点负责人杨勇老师依照竞赛办法精心编排了单人比赛套路,指导集体比赛套路的演练,学员们认真演练,积极备战竞赛活动,在比赛中获得了好成绩,充分展示了吴氏太极拳的风采。比赛不是目的,只是锻炼。金山教学点积极参赛,以赛带练,学员们成长很快,这和教学点负责人杨勇老师的努力分不开的。金山教学点的教学成果得到了大家的赞赏和社长的肯定!金山教学点加油

  • 读书会节目今晚开播

    “练太极拳,练的主要不是拳脚功夫,而是头脑中、心灵中的功夫。如果说“以智胜力”。恐怕还是说得浅了,最高境界的太极拳,甚至不求发展头脑中“智”,而是修养一种冲淡平和的人生境界,不是“以柔克刚”,而是根本不求“克”。脑中时时存着一个“克制对手”的念头,恐怕练不到太极拳的上乘境界,甚至于,存在一个“练到上乘境界”的念头去练拳,也就不能达到这境界罢。”这是金庸为《吴家太极拳》所题跋中的一段话。正是在此上升过程中,才有知己知彼的那个“知”生出,不知,何以为人,而拳脚降为技艺之末。吴氏太极拳是我国太极拳五大

  • 读书会——马海龙专场

    雨赐天如洗,梅入心似闲;不如一册书,不如一路拳。6月16日下午一点,马老师特地从宜兴回到上海,来到陆家嘴读书会现场,和大家聊一聊宅家健身。节目会于七月中旬在电视台和B站、喜马拉雅、爱奇艺等线上平台同时推出。读书会在融书房三楼,八十七岁高龄的马老师以二百斤的体重爬了三层楼,又讲又练,一个半小时,毫无疲劳之色。把错误的动作、错误的要领一一指出,居然还调皮了一下,模仿那种与太极拳背道而驰的洋洋得意,十二分的传神,十二分的有趣,各位心领神会。录完节目,马老师在《吴家太极拳与太极法说》和《吴氏太极拳详解》两本

  • 怀念我的外公吴鉴泉先生

    上海鉴泉太极拳社长马海龙在上海鑑泉太极拳社成立7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2005年3月22日 我的外公吴鉴泉先生(1870-1942),满族(贯满族音译故姓吴)。自幼喜习武功,善骑射,能在马上扯旗(即在急驰的骏马背上站立),做许多高难动作,蹬里藏身等,还能在马上射箭,具有百步穿杨的功夫。 在父亲全佑先生的熏陶下,对太极拳具有极精深的造诣。在继承和发展上,逐步修润和充实,使拳架更加柔和和规矩,连绵不断,更符合太极阴阳理论,从而自成流派,奠定了吴家太极拳的拳架,并流传至今。 外公自弱冠就进入清廷御林军禁卫营任职,一直

  • 马岳梁自传

    马岳梁是我的学名,又名马嵩岫,满族人。1901年8月1日出生于北京。我5岁入私塾读书,15岁中学毕业后因家道中落而辍学。1919年进北京协和医院当杂务员。当时协和医院检验科主任、英国人MISS MACOY见我工作勤恳,聪敏伶俐,问我:“你读过书吗?”我答:“中学毕业。”她说:“你当杂务员太可惜。”便介绍我到协和医学院读书,并在经济上予以资助。4年学习期满后毕业,进协和医院检验科细菌血室任化验师。 1929年6月,上海医学教育界颜福庆院长来京,在协和医学院招聘,我和曹晨涛、富文寿、李纲等30人应聘并随颜院长回上海,创办中山医院

  • 吴英华自传

    我生于1907年,北京人,满族。祖父全佑、父吴鉴泉均为我国著名太极拳宗师,在清末创立了吴氏太极拳流派,传播海内外,为我国太极拳最为著名的流派之一。 祖父全佑先生(1834~1902)是吴氏太极拳创始人。他曾从杨露禅(1799~1872)学太极拳。奉杨露禅宗师之命,拜于他次子杨班侯门下。全佑先生长于太极拳柔化,他创始的吴氏太极拳,继承了太极拳轻灵贯串的理论,保持刚柔相济的趟路。当时许多满汉大臣均从其学习太极拳。 父吴鉴泉(1870~1942),原任职清廷禁卫军护军营。辛亥革命后,由参谋总长荫昌荐于大总统黎元洪,任总统府卫队师第

  • 练习吴氏太极拳的思想准备

    思想上的准备,即传统文献上“心”的运用,可概括为“静、轻、慢、切、恒”5个方面:(一)静练习太极拳要求“静”,也就是要求思想高度集中,不能有其它杂念。人的思维极为复杂,要使中枢神经高度集中起来,处于单一的兴奋状态,实属不易。把思想集中起来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思想集中在如何使自己的手、眼、身、步,尽量做得动作正确。根据我们的经验,这是行之有效的方法。用这个方法进行练习,久而久之,便能使思想自然地集中起来,可以连架式也不想,达到“由着熟而渐悟懂劲,由懂劲而阶及神明”的境界。衡量“静”的标准,在于“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