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鑑 泉 课 堂 >>鑑泉课堂 >> 马岳梁自传
详细内容

马岳梁自传

 

马岳梁是我的学名,又名马嵩岫,满族人。1901年8月1日出生于北京。

我5岁入私塾读书,15岁中学毕业后因家道中落而辍学。1919年进北京协和医院当杂务员。当时协和医院检验科主任、英国人MISS MACOY见我工作勤恳,聪敏伶俐,问我:“你读过书吗?”我答:“中学毕业。”她说:“你当杂务员太可惜。”便介绍我到协和医学院读书,并在经济上予以资助。4年学习期满后毕业,进协和医院检验科细菌血室任化验师。

       1929年6月,上海医学教育界颜福庆院长来京,在协和医学院招聘,我和曹晨涛、富文寿、李纲等30人应聘并随颜院长回上海,创办中山医院。我在红十字会医院(现华山医院)任检验科主任,这是当时上海由国人创办的第一个检验科。又在附属护士学校兼任教师。我在红十字会医院培养了一批检验专家,如谭世熹等。从1932 - 1942年我先后在上海妇产科医院、中德医院、上海协和医院等处兼任检验主任。





        少年时代我喜爱武术,学习余暇常寻师访友,耍刀弄枪,曾先后学过三皇炮锤、通臂、少林等拳术。我与吴师鉴泉,夙具世谊,他对我说:“习武贵在专一,倘若你一心随我学,就把拳技传授你。”于是,从师专攻吴氏太极拳,逐渐领悟太极拳之妙用。自1929年到上海,并与师兄吴公仪(鉴泉师之长子)朝夕研摩,获益匪浅。吴氏太极拳功架紧凑,松静自然,充分体现轻灵、圆活、贯穿的太极拳固有风格,对推手要求立身中正、安静、手法严密、招数变化多样、细腻绵柔、守静而不妄动。烂采花是散手,更是出神人化,动若江河,变幻莫测,非笔墨所能形容。吴氏太极拳还保留较多的传统器械项目,如太极剑、太极对剑、太极刀、太极十三枪、二十四枪、太极扎四门枪与黏杆等。鉴泉宗师于1928年迁居上海,传授拳术,从此吴氏太极拳日益得到发展。1933年上海成立鉴泉太极拳社,在上海西藏中路青年会十楼集资建造鉴泉厅,鉴泉宗师任社长,我任副社长。1942年鉴泉宗师不幸逝世,为我国武林一大损失。

       吴师教学严谨,求者必须苦练。吴师要求我们在三年内要打满一万遍慢拳。记得在北京时,吴师带领学生练拳,在屋中拉一根绳子,高度刚好过学生头顶,学生在练拳时,吴师手里拿一把尺,在旁看着,如果学生的头部超过绳子的高度,吴师就要用尺敲他的头。在练拳中,两膝关节始终有些弯曲,不能直立,所以在练基本功时是非常艰苦的。在吴师的严格和悉心教导下,我拳艺进步甚快,不仅掌握了吴门拳术的精华,而且把太极拳与气功、医道结合起来,使之成为祛病强身、延年益寿的拳术。1930年我与吴师的长女吴英华结婚,从此,我们为弘扬吴式太极拳,辛勤地耕耘了60多个春秋。

       1941年,美国好莱坞舞蹈家莎菲女士练功伤腰,在美国几乎跑遍了有名的医院,但治疗仍无效。后听说中国的传统医学很有特色,专程到沪求医,经人推荐到我处治疗。起初莎菲将信将疑,经过数周的治疗,她的腰霍然而愈,莎菲女士惊喜地说:“简直是神医,不打针,不服药,作用真大,太极定穴指针疗法真了不起。”随后她到处宣传中国传统医学,并真心诚意地学习吴氏太极拳,又把吴氏太极拳书翻译成英文出版。她是第一个把中国太极拳介绍给美国的外国人。1946年联合国成立后,她组织了国际太极拳俱乐部,各国代表竞相求学。以后她弃舞从拳,成了一名太极拳专家。如今她已年过八旬,仍活跃在国际太极拳拳坛上。

        1941年上海沦陷,南京伪政府外交部长褚民谊是吴师的学生,和我比较熟悉,知道我是协和医学院毕业的医学专家,秉上司旨意,特命我为南京伪政府卫生部部长,汉奸特务李士群派人持帖上门祝贺,并威胁即刻上任报到。我不愿卖身求荣,当夜即束装逃离上海,奔往重庆。当时日伪封锁交通,盘查甚严。此时我有一个朋友,叫冯月千,他是上海道门的道长,我央求他帮助,他要我顺便到内地帮他传道。我答应了,并受命传中庸之道。谁知这事竟酿成我后半生的祸根,这是后话。

      我途经浙江、江西、福建、湖南、广西桂林,行程两千多公里,花时半年之久,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达重庆。

       重庆,各方人士云集。经商务印书馆总经理史久云先生介绍,住在一位张锡君医师家里,并挂牌行医当推拿医师。不久在著名武术家、曾为孙中山先生护卫的杜心五先生引荐下,认识了国民党高级将领刘斐将军。当时刘斐任蒋介石办公厅主任,后任国共谈判代表。我为他边治病边教太极拳。刘勤学好练,学得一手好拳。之后,政府要员和社会名流,如张群、李济琛、黄炎培、李明扬、何键、卫立煌等都先后跟我学过太极拳。由此,我在重庆名声大振。

       1945年日寇投降后,我回上海,1946年应上海协和医院院长王贻慧之邀,任该院检验科主任。仍主持上海鉴泉太极拳社工作。

      1949年上海解放后,我转到上海国营贸易职工医院工作,任检验科主任。与此同时,我与妻子吴英华都全心投入吴氏太极拳的推广和发展工作,努力为人民强身健康服务。

       万万没有料到,1955年肃反运动中,我因一贯道(即上述的冯月千)之牵连,被判3年徒刑,到安徽治淮委员会职工医院检验科进行劳动改造。1957年改判宽大处理回沪,先后被安排在小东门地段医院和陈家桥地段医院工作。1964年退职回家。

       此后,我即全力投入太极拳的传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拨乱反正的英明政策使我获得新生。摘去帽子后,我又被选为徐汇区政协委员。我又以极大的热情投入了传授太极拳工作。1979年被推为徐汇区武协副主席。记得当时在徐汇区工人体育场讲解太极拳的历史和理论时,听众多达1000余人,这全靠党和政府对祖国传统武术的重视和关心。1980年上海鉴泉太极拳社复社,吴英华任社长,我任副社长。1982年全国武术工作会议在京召开,我和吴英华作为代表出席了大会。还参加历次全国太极拳交流大会,其间或任顾问、专家和组织委员,或做示范表演、讲课和裁判。为继承和推广吴式太极拳,我们在市总工会和市、区体委的领导下,积极发展社员,健全组织机构,出版上海鉴泉太极拳社《社讯》,并每月轮流在上海各大公园进行交流和表演,使吴氏太极拳立足上海、面向全国。在鉴泉太极拳社的影响下,全国很多省市相继建立了吴氏太极拳研究交流会等组织,使吴氏太极拳越来越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经过70余年的传教,现在吴氏太极拳在国内已盛行,国外也风行一时。不论是东方的日本,还是西方的欧美,以及世界上其他地区和国家,都拥有学习和研究吴氏太极拳的组织和爱好者。如香港有鉴泉太极拳总社和分社;新加坡有鉴泉太极健身社;马来西亚有吴氏太极拳学会等,由此可见其影响之深远。我先后应邀到德国、奥地利、荷兰、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以及香港等地传授太极拳,又兼任新西兰武术联合会名誉会长、德国太极拳学校名誉校长等职。我积极把吴氏太极拳献给世界各国人民,使之成为人类健身强体的共同财富,同时也为增进中国同世界各国人民的友谊做出贡献。

       1984年1 1月,我被聘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又先后担任上海交通大学武术协会顾问、同济大学武术顾问、上海气功协会康复中心顾问、上海市武术协会委员、中国武术协会荣誉委员等职。著有《吴鉴泉太极拳》《吴式太极拳推手》,并与吴英华合著《吴式精简太极拳》《吴式太极拳详解》等书,这些书已译成英文版、法文版,在海外发行。

       现在我已年届94岁高龄,身体仍很健朗,每天练拳不辍,以求强身。为继承和推广吴氏太极拳这一祖国传统遗产尽一份力,以表达对吴鉴泉宗师的景仰与怀念。

——摘自《吴氏太极剑》

        作者:吴英华    马岳梁

                              (1901-1998)